主页 > M生活报 >香港地狱级炒房 >

香港地狱级炒房

所属栏目:M生活报 发布时间:2020-05-29

香港地狱级炒房

文/Vanessa

房子是用来住的还是用来赚钱的?答案一出口就能简单分出你是有壳还无壳。

食衣住行是每个人的基本生活条件,不用吃得豪华奢侈,至少能吃得健康温饱,不用穿得全身名牌,至少能保暖舒适,不用住得无敌海景,至少能遮风避雨,不用出入高级跑车,至少能便利代步。这些过去视为的基本生活条件,现在已经变得遥不可及。我们吃的黑心过期、穿的致癌衣料、住的流浪街头、行的昂贵有限。

有土斯有财,成家才立业,我们对家的概念几乎跟房画上等号,「没房=没家、没家=没根」,浮萍漂泊的人找不到安全感,逐渐过一天算一天,课本上写着「食衣住行」是民生基本需求,真实社会则完全相反,编织一个美好未来的风筝,还没交到孩子手上就已经随风消逝,无影无蹤,孩子们看着空无一物的双手,天真地问着,大人们总说长大后努力奋斗就能靠双手,为什幺长大后变成默剧,以为抓到东西其实都是空气,自欺还是欺人,莫怪小孩子们都说大人都在说谎。

香港地狱级炒房


▲香港的居住问题一直很严重。(示意图/CFP视觉中国)


★ 版权声明:图片为版权照片,由CFP视觉中国供《ETtoday新闻云》专用,任何网站、报刊、电视台未经CFP许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转载,违者必究!

香港居住问题其实是个公开的秘密,因为全世界都知道,但政府官员把它当成隐形的祕密,只要装聋作哑假装不知道,问题就不存在,反正官员的世界不存在着穷人。香港的朋友们聊到居住买房便开始无奈叹气,头摇到我也跟着晕,一个说着自己从小到大没有过自己的房间,一个说着自己不到10坪的屋子住了六个人,一个月收入近十万港币的人,说自己买不起房子。


房租大概是上班族薪水的一半,付了房租剩下的只能温饱,偶而吃份大餐就是最大的犒赏,想不到努力工作是在养房东。

听过笼屋,劏房吗?笼屋是把一个房子切割成无数的小空间,一个浴室大的空间是某个人的住家,每一吋空间都没放过,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厨房浴室客厅房间样样有,只不过是全部塞在一起,马桶上面是冰箱,旁边是厨房,一个转头就是床。劏房则是更进化,把笼屋再对切几刀,浴室空间还能变成床铺。

香港地狱级炒房


▲香港笼屋空间相当狭小。(图/记者曾俊豪摄)

这幺狭小的居住环境,连窗都没有,室内空气闷热,曾以为是穷困人家才会住的,后来发现很多有稳定工作的年轻人也是房客,繁华大楼内其中几个华丽的办公室内,西装笔挺几百个员工,或许就有几个下班后住那裏,夏天太热就去有24小时冷气的麦当劳过一晚,看着网路上的照片就令人百感交集。

一个香港老闆住商合一,把宿舍当成店面用,房子一半的空间拿来当店面跟仓库,只能住六人的空间就足足塞了11个人,仅存的厨房拿来当晒衣间,更不用说煮饭,甚至连泡杯茶都很难,吃饭要坐地上用一手捧着食物一手拿餐具,膝盖就是万能的桌子,吃泡麵得穿护膝免得烫伤,对于这样的居住环境,香港人似乎习以为常,正当我觉得无法置信时,回想到曾看过的笼屋照片,我才明了,香港人对居住的环境认知不一样。

香港地狱级炒房


▲香港笼屋与老人。(示意图/CFP视觉中国)


★ 版权声明:图片为版权照片,由CFP视觉中国供《ETtoday新闻云》专用,任何网站、报刊、电视台未经CFP许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转载,违者必究!

不说国外,台湾炒房也不遑多让,薪资倒退、消费萎缩、人口减少、空屋增加以及买房慾望降低,有这幺多配套支持下,房价居然还是居高不下,匪夷所思,也许是法令细心呵护房东,想涨房租一句话,房客有Yes or No两个选择,说Yes就开始準备把泡麵当主食,说No就只能準备另寻住所,越搬越远、越搬越小。


蜗牛一族期待着有壳的那天,不用被赶来赶去也不用经常打包装箱,残念的是这一天远到天边,梦想成了癡人说梦,没有实现的一天。

在日本我感受深刻的是居住的落差,因为泡沫经济房地产一蹶不振,因祸得福的避开了全世界房地产飙涨的现象,然而即使房价低廉,因为政府有完善的房屋租赁法规,保护房客权益,只要不想搬,房子能租一辈子房东也不能随便涨价或赶人,日本年轻人宁愿租屋一辈子也不愿被房贷压得失去人生。不让自己陷入五十年人生贡献给一栋房子的恶性循环,不买房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房屋税制重,没有稳定的租金收入,一年下来还得贴钱,买到不一定赚到。目前日本房价高的地方几乎都是外国人炒作起来的,而买家也通常都是外国人。

香港地狱级炒房


▲日本房东不可随意涨房租或赶房客离开。(图/路透)

转身看看邻近的新加坡,一样地狭人稠,因为政府甚至早就立下房屋建筑居住法令,给人住的房子不能盖成鸟笼,虽然现在新加坡房价随着经济发展持续飙涨,至少政府还有百年租约照顾人民,无论贫富,人人都能有个安身立命的避风港,希望政府这个大房东能无限续约。

遥望位于欧洲的德国,明文规定房地产不是经济发展而是民生所需,想炒房得先过政府这关,通常第一关就直接GG,妄想认为位在市区中心黄金地段能够坐地起价,租金随便喊的屋主,得祈祷不被当地居民投诉申告。有钱疯狂买房的人,房屋税也跟着疯狂涨,买越多涨越高,目的也是要抑制炒房歪风。

房屋土地从来就不该争名夺利,更不该是国家经济发展的工具,也许有一天世界上的人种不再是男人、女人或老人和小孩,而是有钱人与穷人的分别。


人类到底是在创造一个更好的生活环境,还是一个更好的金钱游戏呢?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