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M生活报 >利用现代科技製造500岁明朝古琴 >

利用现代科技製造500岁明朝古琴

所属栏目:M生活报 发布时间:2020-06-19

利用现代科技製造500岁明朝古琴谈起製古琴或修古琴,或许你会认为只有中国才会拥有这方面的人才。其实不然,特许绘测师丘治安教授(丘晓风)凭着整体设计概念以及科技的辅助,经过5年来不断研究和探讨,终于製出一床又一床音色绝美的“晓风阁琴”。令人津津乐道的是,丘教授利用微波炉和远红外线的原理,令製琴工序缩短了风化和老化的时间,一床只花了3年时间製成的新古琴,其发出的音色就等同一床拥有500年琴龄的老琴,值得一提的是,这“速成”老琴弹起来更为舒适,毫无杂音,是琴音爱好者梦寐以求之宝。丘治安教授目前是中国河南大学客座教授。他是从2002年开始製琴和修琴,与他的绘测理念一样,丘教授製作古琴讲求整体设计概念,继而衍生出琴的整体论;更难得的是,丘教授利用现代科技,成功在21世纪的今天,製造出500年前等同明朝时期的古琴。老琴未必是好琴“在以前,要製造一床好的古琴并非容易,如同文献的记载,琴师要碰上好机缘才能製出一床好琴。而弹琴者一般都有共同目标,就是要找远久的老琴,例如现代人要找明朝的古琴,清朝的人要找元朝或宋朝的古琴,而宋朝的人要找汉朝的古琴一样,然而,老琴就一定是好琴吗?那可不一定。”丘教授一针见血的说。无疑,弹琴者越来越多,但拥有500年琴龄或以上的老琴却越来越少,全世界估计不超过500床;老琴并不代表是好琴,因为老琴一般上会出现“打弦”的问题,同时也会出现断纹,其发出来的音色音韵自然失色。为此,丘教授极力于研究而且也沉醉于製琴的乐趣中,在业余时间,他就把一床一床的古琴捧在手心,直到摸熟摸透,领悟出製琴之道。弹琴容易製琴难初时,丘教授以5床古琴作为“实验对象”,这5床古琴中最便宜的,价格要250令吉,而最昂贵的一床价格高达3万令吉,“价格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从研究中掌握出古琴的特性,研究了5年,我现在才敢说自己微有成就。”“在研究过程中,单单为每一床古琴上弦和拆弦,最少都有10次,功夫一点都不能少,当然,这是研究工作必备的条件。”他强调。他的陈年老漆经过特殊处理,包括以鹿角灰、漆料或朱沙等等,以黄金比例製成琴灰或老漆,涂抹在古琴上形成透明“膜”,至于“膜”要涂得多厚,亦少不了要研究。此外,他在琴身加入自製的“天地音柱”,加强琴本身的传音共振;为了研究,连碰触到皮肤会令人感到奇痒无比的漆料,丘教授也胆敢赤手空拳的掏到手里涂抹在琴上,这一切为的,只是令研究工作尽善尽美。“听起来似乎很轻鬆,其实都不是,比如说,将老漆涂抹在琴面让它渗透至琴面形成‘膜’,就是一个新的概念,前所未有。”丘教授笑称自己无师自通。他凭的就是那一股不屈不挠的精神,从零开始,脚踏实地,一而再再而三的研究,一步一脚印,终于整理出製琴和修琴的一番功夫。丘教授打趣的说,若他自称自製或自修的古琴的水平,可以和我们从名师录製的古琴弹奏光碟中,所使用的古琴同处于一个水平时,肯定会招来非议,但事实上,他的确可以製出这种高水平的古琴。“我敢这幺说,是因为我有透彻的研究报告。”他如此作总结,脸上泛起一份自豪的微笑。科学验证找製琴秘方丘教授製琴是以科学研究来完成,从琴款、漆料的比例、发音的原理到气流的影响等,都有非常科学的实证和报告,“我现在就製造及修理了50床古琴,这50床中没有一床打算在现今阶段卖出去。不能製一床卖一床,如此一来就无法取琴来比较,亦做不成研究,在没有研究的情况下,又怎能製出好琴呢?”例如朱沙膜和透明膜,丘教授为了归纳它们在琴面上所形成的独特性,就特地製了3床琴来研究,所费的功夫不少。甚至,丘教授也把透明膜涂在小提琴上,实验性的观察这膜是否也能在小提琴里发挥功能,令音色更美更佳。“就例如这50床古琴,每一床上弦拆弦至少10次,50床古琴总共至少500次上弦拆弦的经验,这份能耐并不是人人都能坚持下来。”他笑说。3分钟完成百年风化须100年来风化的製琴木料,经丘教授的研究后,竟然可以在短短3分钟内就搞定!“前人製琴,花上百年时间,主要是让木料例如梧桐木或杉木风化,将木身的水份给排除掉,但我在微波炉的辅助下,这上百年的风化时间缩短在3分钟内就能完成。”丘教授把2台微波炉“打通”和“加长”,製成恰好可以置入古琴长度的微波器,将古琴置入其中,按下3分钟……叮一声,原本要花100年来排去的水份,在短短3分钟内就完全蒸发掉。同样的,古人製琴之后,要花几百年的时间才能酝酿出“老化”的过程,由丘教授利用远红外线的科技,令已经涂上漆料的古琴在几十个小时之后,也能获得同样“老化”的效果。他表示,经“老化”处理的琴,弹奏出来的音色都具有老琴的特色,即使是新琴,也能像清琴明琴一样,散发出鬆透的琴音。“可以说,一床原本需要500年来风化和老化的古琴,我在3年内就可以製造出相同的效果,甚至,这新的‘老琴’没有真正老琴的‘断纹’或‘打弦’等问题,弹起来舒适、无杂音。”累计经验,分享知识丘教授从古琴的修理和製琴的过程中,累积了丰富且有科学根据的经验,他计划整理出一份报告,与广大的琴友们分享,而这一份报告预料会在未来的琴会上发表。“有关製造西洋琴的相关书籍,例如小提琴,目前至少有几百本书,反观古琴,却没有超过几面纸吧。而且古琴的製作只依据古人的方式是不足够的,随着科技的发达,我们应该还能拥有更辉煌的成就。”丘教授希望他的报告能让琴友进一步掌握琴的多方面知识,大家共同为琴坛努力耕耘。古琴九德十品传统中,古琴的规範有九德,包括奇、古、润、透、静、匀、圆、清、芳;但由丘教授製成的“晓风阁琴”却拥有“十品”,即鬆、透、古、方、圆、清、亮、丽、沉、润。“前五品是指古琴本身的特点,后五品则是古琴散发出来的琴音。这十品是古琴的整体配合,缺一不可。”丘教授补充。丘教授对十品的要求十份严格,“这是一个整体的基本要求,例如鬆是指弹琴人弹奏时,使人感受到琴音仿佛是从整个琴体中自然流出来的,听起来特别舒适;方,则是指平均,即琴的不同音色的琴音,都能发音均衡準确等等;清,是指泛音清脆飘逸;润,是指琴韵悠远回蕩等等。”丘教授即能製琴、修琴,也愿意将研究成果与琴人分享,这一份情操无疑也将琴德、琴道等道德哲学一併给发挥出来,令听者如沐春风。/副刊•报导:高宝丽•2007.09.17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