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G生活谷 >日本年度潮语「忖度」:当一位不稳定的人成了你生活的掌权者 >

日本年度潮语「忖度」:当一位不稳定的人成了你生活的掌权者

所属栏目:G生活谷 发布时间:2020-07-14

在某天的下午的一场闲聊之中,意外地知道了一个有趣的词彙,这个词彙虽然是汉字,却成为了2017年日本的年度用语之一,「忖度」是去年日本人常用的语彙,堪称是年度的「潮语」。而在日本的流行语彙中,「忖度」是揣测的意思,而这个意思跟中文原先的意义没什幺差异,只要稍加查询就可以发现这个词彙来的很早,是西元前的用语,大致上发生在某种状态下,就是当你发现有些互动别有用心,或是有点模糊悟不着意义时,你就需要稍加去揣测看看,去想想看对方到底是什幺意思。所以「忖度」应该本质上是一个花心思思量别人心境的行动,虽然在中文中「忖度」也有比较单纯的意义,意指思虑考量而已,也就是少了想别人这部分,就单纯只是是想而已。

一位日本人说到这个词老早就有了,但不知道为什幺去年大家大量用这个词来描绘某种生活中的现象。可能是环境的氛围吧!因为日本的政经变化,「忖度」这个词带有一种批判与讽刺,特别指涉了日本首相的丑闻。所以可以说「忖度」这个词在当前的社会环境之下被敲敲地打造成一个反讽且带点厌恶气息的文化热门词,或许就是在指那种搞不清楚长官或位高者想要干嘛!我们尽力端详,尽力揣测的一种努力吧!在这个外在文化环境之下,再搭配有权势的人,揣测上意就成了无止境的尝试,但就成了大多数民众心中的怨,因为揣测代表着你永远不知道,你只是猜,这种无法确定,好像被间接的压制,一种搞不清楚状况的压力,可能是大家最讨厌的状态了。

打造一种「忖度」的环境

大多数人都会说,我宁愿别人有话直说,也不想要搞得模糊不清。但有时候大家一定会碰到很多状况,这些状况都是某种要求,或是请託,却来得很转弯,这些要求请託不是直直地来,是拐着弯而来。在「忖度」的状态转换成让人讨厌的勾心斗角,阿谀奉承状态前,没有「努力」打造一种「忖度」环境是不可能进阶来到讨人厌的。

第一种状况是,透过别人来跟我说。或许有一天你同事就跑来跟你说,「诶!那个谁谁谁,跟我说他总觉得你不够专心,好像都不够主动」,这看似很明确的要求,其实一点也不明确,第一不是本人说就算了,他所谓的不够专心,不够主动到底是什幺意思呢?是我不常主动报告进度呢?还是我不够主动跟他寒暄呢?因为太难明了,所以只好揣测,对方刚好如果又是能决定你生杀大权的人,那更是要更努力地「忖度」一下了。所以或许可以说很多人喜欢透过第三方传话,让人开始想,却无法问,因为你不确定问了,会不会害到第三方,会不会被否认有这种抱怨,会不会自己反而像是在质疑对方。

第二种状况是,应该是某种所谓「指桑骂槐」的情况吧。许多人喜欢批评人,你有时候在旁边听,或许有一种感觉是他好像不是在批评我,但因为扫射的範围过大,又好像是某些事情讲到我。例如说,有个长官跟你出差时抱怨:「我真的不知道是怎幺回事,为什幺这个公司的有些人做事这幺没有逻辑,每个人都烂毙了」,这种很情绪性的批评,虽然对着你说,你觉得应该是种类似友谊的分享,但你内心不由自主的还是会怀疑,他是不是也觉得我做事很糟。当然你不会直接问对方,「那你觉得我呢?」,但你还是会觉得我是不是应该故意跟他站在同一阵线,一起骂,这样就代表我不是这群他批评的人了。一来你也会想,他原来私底下会有这种抱怨,那会不会他也会在别人面前批评我呢?

第三种状况是,是一种模糊的讚扬,但却感觉你好像原本把我设想得很差一般。这或许就是所谓的「明褒暗贬」的情况,最常听到的是「没想到你也可以完成这件事情喔!」,这句话好像在讚扬你,但你内心却不经意地想要问,那我原本是很差吗?你是没想过我们做到某些事情吗?然后就一直一直地想下去,自己是不是原本被人看不起,当然你可能也不会「装熟地」就质问别人「你是觉得我很差吗?」,久而久之如果有个环境都是用这种方式跟你互动,你或许都会觉得任何的讚美都是弦外之音。

第四种状况是最常发生的,尤其是读书的时候,当你在大学唸书时,或是有幸念到研究所时,你或许会发现,你做每一件事情都好像不对,但你或许会委婉的问老师,是出了什幺状况,但老师就是不会跟你说,或许会给你个脸色,让你知道,这种问题你需要问吗?这不是你身为学生就该懂得吗?到了工作后,也常会碰到这种事情,有些主管他就是不会轻易地赞同你,你问问朋友,朋友会跟你说主管是为了展现自己的位阶,「间接」的告诉你凡事都是由她决定的。或许老师也是如此,凡事都是由他决定的,这种态度很难直接表达,但却又想要表达,只好拐个弯用否定你来去「号称磨练你」。所以你很少直接知道在这个处境下,什幺是可以,什幺是好的,而什幺又是不可以,什幺有是不好的,当然「忖度」是重要的,因为你只能用试的去试到那你不敢问却又存在的标準。

第五种状况是有些人爱自己胜过于环境。有些人是以情慾导向的过活着,他们顺着心情走,做事情没有绝对,只有他爽不爽而已。简而言之,这是一个没有标準的状态,他开心的时候什幺都好,他不开心的时候,你可能能喝水的姿态他都会有意见。就在这种无法预测的气氛之下,我们通常不会直接放弃,我们想办法适应的方法就是尽力地去「忖度」对方的心境。所以你就会常常听到说:「今天老闆心情很好,赶快去跟他递假单」的聪明建议了!或许很多主管或老师因为追求自信与卓越,慢慢被环境形塑成自恋之人,用自恋来保护自己,但身边的人就会比较辛苦,因为任何人都很难成为对方心里的蛔虫,更何况是面对自恋的人。

日本年度潮语「忖度」:当一位不稳定的人成了你生活的掌权者

在结构上让我们需要「忖度」的环境其实就是一种模糊不想直讲的环境。通常在社会上我们期许某些角色有一些理想的伦理表现。例如老师应该要有教无类,长官应该要如大家长一般包容下属,教育下属,但毕竟这是理想,大多数人获得了权力后,都容易花很长的时间去适应权力的角色,或许等不及他们去想通什幺是最好的有权力之人,他们也就离开了权力,所以很大的比例,在我们的文化下,有点像日本,都需要花很长的时间去捉摸长辈、主管或是师长那不太成熟,不太稳定的价值标準与行事风格,而捉摸就是「忖度」,我们必须用力想,去尝试,也问不得,因为问反而会招致「你怎幺那幺蠢」的极端评价。或许在上位者都老神在在的认为别人都服侍他好好的,因为大家久而久之都懂得揣摩心境,但在同级的人之间,却会相对痛恨这种状态,因为「忖度」就好像是能力一般,你在工作念书或相处上在比拼的不是创意或执行效率,而是在比拼谁最能「读空气」,谁最能攀权附势。

如果要重新问,到底谁让我们成了「忖度」之人,那或许就是一个不稳定的人成了可以决定你生活的掌权者时,他所营造的环境就让我们成为了「忖度」之人。这种事情当然不只是在社会政治层面常见,可能工作、家庭与学业更容易见到,「忖度」或许比你想像中更容易,如果对方没有开放让你问的权限的话,如果对方也没有稳定一致的标準话,那不断的「忖度」下去绝对是必然的,而这或许也是我们所谓的工作中的情绪劳动,感情中的情绪勒索,社会制度中的阿谀奉承,小人当道。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