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生活禅 >老人潮来了!台湾长照怎幺做? >

老人潮来了!台湾长照怎幺做?

所属栏目:Y生活禅 发布时间:2020-07-31

老人潮来了!台湾长照怎幺做?

进入长照的世界……

起初,只是一道小浪,孩子踏浪其间,不以为意;怎料孩子尚未长大独立,便已成了滔天巨浪,强烈的阵势几乎要把人淹没!是的,老人潮来了,浪头正扑打着台湾的年轻世代。

倘若人口结构老化的脚步没有放缓,二○一六年,也就是今年,台湾六十五岁以上的老年人口数量,会多于零至十四岁的幼年人口数量。更吓人的是,到了二○二五年,台湾会成为每五人就有一个老人的超高龄社会。

生老病死是自然定律,但是放眼现今社会,一个人从老到死的时间跨度愈来愈大,维他命、关节保健食品、成人奶粉等广告,总是营造出「银髮乐活」的暮年风景,画面中的爷爷奶奶可以骑车环岛、筋骨软Q又蹦蹦跳跳的。

可是,事实上,台湾的老人家从躺床到嚥气,平均缠绵病榻七年时间,足以让迟暮之年陷入悲剧。

暮年风景不凄凉

然而,从少年到白头,生命最后的景象,一定只能如此悲凉吗?台湾的学者专家及社会工作者走访丹麦、挪威等北欧福利国家,把老人过世前平均仅躺床十四天,做为「成功老化」的具体目标,并考察前辈老人国──日本的经验,接连推行「老有所养」的政策。

从一九九八年的老人长期照顾三年计画,到二○○八年至二○一七年的长期照顾十年计画,以及二○一五年年中立法通过的《长期照顾服务法》,无一不揭示新的体制正在酝酿,未来将有长期照顾保险或是长照二.○计画。

原本由社政、卫政各司其事的老人福利与照顾资源,在中央,改由卫生福利部(卫福部)统整分配;在各县市,以长期照顾管理中心(长照中心)做为单一窗口,提供免费谘询及多元服务。

长照中心在各县市多数採取公设民营、委託专案公开招标方式,委由公私立医院、非营利组织、财团法人或私人,办理居家式、社区式、机构住宿式及综合式的长期照顾服务。由于个案的失能程度与照顾需求不同,使用长照服务前,必须经过个案评估,这和民众透过全民健保,随时可以就诊很不一样。

个人套餐,斟酌上菜

长照中心的据点多半设立在乡镇区的卫生所、活动中心;受理民众申请后,会派出照顾管理专员(照管员)家访,进行个案需求评估,再将评估结果回传长照中心,依据评估表连结长照资源,由承办单位或个人提供服务。

失能个案的「个人套餐」,会由各县市依人力、物力、财力「斟酌上菜」,表定共有八大类:居家服务、日间照顾、家庭托顾、老人营养餐饮、交通接送、居家护理、社区及居家复健、喘息服务。

具体来说,替独居老人送餐打扫、交通接送失能长辈就医复健、失能长辈白天的家庭托顾或日间照顾、重度失能长辈插着鼻胃管及尿管住进护理之家等等,都是长照套餐的「菜色」。

至于照顾人力,以照顾服务员(照服员)为主,社工师、护理师、营养师、物理治疗师、职能治疗师、语言治疗师、志工等等也会给予适当妥善的协助。

谁能真正帮助家属?

当政府的照顾服务资源不够用时,老百姓只能自力救济,转向俗又大碗的服务人力,也就是外籍看护,可是一旦聘请外籍看护,失能家庭就得放弃绝大多数的政府长照资源,并且自行支付一个月两万两千元的外籍看护人力成本。换言之,这也意味着,未来政府若是开办长期照顾保险,或是端出额外付费的服务,老百姓能从口袋里掏出来的钱,大约也是这个数字。

在长照十年计画中,外籍看护被定位为「补充人力」,但对于许多需要使用长照服务的家庭,外籍看护才是真正有帮助的人。儘管这种现象像是用非正规军打持久战,却是升斗小民的实际生活情况。

从二○一○年至二○一五年,外籍看护平均每年增加五千人,于是演变成一般大众常见的状况,外籍看护的人数愈来愈多,本国籍看护纷纷落跑,政府为失业劳工进行职业训练、民间组织自训二度就业主妇的照服员,也跟着严重流失。目前实际在工作岗位任职的居家照顾服务员(居服员),仅约八千人。

台湾长期照顾发展协会全国联合会理事长崔麟祥表示,政府规定机构内的本国籍照顾人力必须是外籍看护的两倍,「我们随时在徵人!」

财力、人力缺一不可

有人认为,大专院校现在有三十多个长照科系,可以培育成未来的长照生力军,甚至技职幼教专科将来也可以转型,成为长照新血。

理想的情况是,能够加薪,并且提供在职训练、职涯规划,让照服员不再是过去所谓的「看护阿姨」,而是具有专业形象的「照顾祕书」或「照顾师」,就像殡葬业形象大改造后,礼仪师、送行者成为一份自傲又受人尊敬的行业,再加上辅助科技的介入,可以让长期照顾工作变得更方便、更体贴。

当然,最为重要的一点是,长照的内涵,也就是人对人服务的本质,并不会改变。

长期以来,本土照服员严重不足,随着新型态居家社区整合照护的推动,又产生另一个人力隐忧,因为这类服务需要更多复健、护理等专业医疗人员下乡,但偏乡离岛本来就有无医村、护士荒等问题,必须以高薪招徕,才能够慰留医疗人员。未来的长照体系,显然还有重重挑战必须克服,既要搞定钱,也要搞定人。

摘自《台湾长照资源地图》

数位编辑整理:邱千瑜
Photo:sima dimitric,CC Licensed.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文章